穆熙妍 说爱你,在末日来临之前

2020-07-28 作者: 围观:517 25 评论

1.

我曾看过一个统计,据说十年是友情的划分点,每个人约隔十年就会换一批朋友,现在社会步调快速,该数字可能降低为五年。这个统计一定没有把像我这样的懒人计算在内,我身边超过十年的朋友很多,连幼儿园同班的同学现在都还有联繫,能随时出来约吃饭的那种。

一鸣就是这种人,他四岁的时候我就认得他了,一路以来都是同班同学,一直到我出国读书。最近我在北京工作,有天暴雨,他刚好来出差,约了两人的中间点见面。

他是个急性子,我换好衣服后就接到他的讯息:「好了没?我再15分钟就到餐厅了。」

我回覆:「我可能没那幺快,起码还要半小时。」

「有没有搞错?老朋友见面,妳什幺样子我没见过,不用打扮了!」

我靠着窗,发给他一张自拍,上面的我马尾素颜,外面狂风暴雨,水成四十五度角泼洒,这种场景如果是拍戏,一定是男女主角里有人犯了滔天大错,不得不上演苦肉计,发大招追回真爱。

那不是一鸣和我。

「为什幺非要在这种天气见面不可?」我很委屈地问。

「少啰嗦!」一鸣回覆,「你老说我们是生死之交,今天就是你证明赤胆忠心的时候!」

应该有个人来告诉他,作家的话都是赚钱用的,千万不要相信。

我低头看手机,叫车软体相当幽默,把平常黑色的小车子变成船只,在偌大的城市里悠哉航行。谁说在机场等不来一艘船,今天的北京,我拥有一整个舰队。

2.

千辛万苦赶到餐厅,一鸣前面的啤酒杯已经空了,我的鞋子全湿,头髮扁塌,见到他的时候,不是不想扑上去掐死他的。

「说吧!干嘛了?」点完饮料,我没好气地问。

他沉默一阵,像是在找合适的字眼,最后才回答,「我和娃娃可能差不多了。」

我心头一惊,娃娃和一鸣在一起很久了,大家都以为他们会结婚的。

「她说我们太像老夫老妻,我对她也和以前不一样,她无法想像结婚之后的生活,」一鸣苦笑,「我不明白,像老夫老妻有什幺不好?」

我喝着热茶不说话,他半开玩笑问:「你恋爱都谈那幺久,有没有让恋情永远新鲜的方法?」

我瞪了他一眼:「有,保持乾燥,暴雨天待在家别出门。」

他傻呼呼地笑着,活像个神经病。

我一边吃喝,一边和他说明仪式感的问题,例如女孩子都喜欢被特别看待,即使只是某几个瞬间。还有别把一切视为理所当然,生活或许充满苟且,但你得让他看见诗和远方。

一鸣很认真地听,我看着他专心的表情,突然有点感动;上次他这幺仔细听我说话,还是小学段考前我替他猜题的时候。

这是一个男人,努力学习自己不明白甚至不认同的科目,用心画着重点,为了自己爱的女人。

我忽然停下来,对他说:「其实,这些都不是真的有用。」

一鸣抬头看我,脸上充满错愕。

「让恋爱常鲜的方法根本不存在,」我笑笑,「这些方法,都只是手段,只能延缓,不能永远维持新鲜感。」

一鸣往后一摊,表情像被判了死刑。

3.

谈恋爱的时候,什幺都是从未经历过的,每一次旅行都是一场冒险,不论是去车程几小时的异乡,或是要转换时差的目的地。每一顿早餐消夜,都能成为更了解彼此的习题,小心翼翼地讨好,单刀直入地取悦,喜欢是最大的事,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你。

可在一起久了,这种感觉会渐渐消失,不再为牵手亲吻而心跳,习惯取而代之。这是人性,任凭你多想回到一开始小鹿乱撞的时期,都无计可施。有人无法接受,例如娃娃,觉得这代表对方不够用心,或是爱情已经走到尽头,像长辈说的,转化成为亲情。

一想到共度一生的伴侣变成有如兄弟姊妹的感情,谁都会感到悲哀吧!

于是我们不断追求热恋的感觉,可是这任务太难了,基本上反人性;人性是擅长适应的,无论状况是好是坏。与其强迫滞留在刚在一起的心态,不如面对现实,认清热恋与感情的差异,因为它们从根本上就不同。

常保一段恋情的新鲜期或许不可能,可一旦变成感情,舒适感大为提升,两人不再刻意事事取悦彼此,但眉梢眼角的默契却是热恋情侣无法达到的,无需特别讨好,因为对方的喜好已经深植在你的脑海里。你明白他喝咖啡习惯加几颗糖,星期三晚上一定要看某节目,他知道你喜欢空调温度高一点,季节转换会犯鼻炎。

在一起久了,虽然不再患得患失,可是你会得到安全感。说好要接你,就算时间到了人还没出现,他不需要慌忙报备,知道你会在,你也能安之若素,不催不赶,相信他会出现。

这份踏实的感觉,不是说给就能给,得靠时间累积,难道不比一时的心跳加速更珍贵。

那天电视上重播电影【明天过后】,男主角的爸爸在电话断线之前,向儿子保证一定会来找他,要他哪里都不要去,儘管地球已步入第二个冰河时期,儘管所有人都说此举简直疯狂。后来海水灌进纽约,一艘油轮缓缓驶进市中心,大家都和男主角说你父亲不可能来找你了,他很坚定地说,我爸一定会来。

最难得的,不就是胸有成竹的信任;我知道你一定会等,你知道我一定会来,就算你要我在城市里期待一艘船。

倾心的热恋是,我和你面对面,眼里只有彼此,若是枪林弹雨来袭,凭着满腔热血,我会将你拉到身后,不允许苦难沾上你衣角的一点边。

可深厚的感情是,我与你肩并肩,看着同样的方向,世界在面前毁坏崩塌,谁都无力回天,我只能紧握着你的手,眼睁睁看热爱过的一切瓦解。

人生很漫长,没那幺多做片刻英雄的机会,大多数的日子,我们只能当终身的凡人,在柴米油盐中奋斗,对抗千篇一律的因循。

可是,儘管谁也救不了谁,我也要站在你身旁,把生命最后一秒用来说爱你,在末日来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