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人夺首胜他却遭遇丧父之痛,如今他用爱照亮世界

2020-07-22 作者: 围观:293 72 评论

「去比赛吧。」

我的父亲在比赛前总会在发给我的简讯中这样写道。当然,我一点也不会感到麻烦,因为我知道父亲可能会坐在观众或者透过电视来欣赏我的比赛,这会激励我在场上更加努力。

我父亲有两个女儿,他非常疼爱她俩,而我是他唯一的儿子。我和母亲一直很亲密,但我和父亲的关係则有点特别。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儿子,父亲总会给我他的一切。他教会了我跳投,他给予我关爱,他把自己的名字Wayne也给了我。但我喜欢叫他Pops(英语里对爸爸的一种称呼)。

湖人夺首胜他却遭遇丧父之痛,如今他用爱照亮世界

他是第一个将篮球放在我手里的人,在我学会使用篮球前,他一直在旁边耐心指导。

你知道青少年篮球教练有时会对自己的孩子严苛,好证明他们不会偏袒自己的孩子吗?

是的,但我父亲从不那样做。

湖人夺首胜他却遭遇丧父之痛,如今他用爱照亮世界

我父亲是我就读费城基督教青年会学校时的篮球教练,那时我还很小,而他总是允许我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是队里身材最高的孩子,但他却让我主打控卫,所以我在比赛大部分时间内都有球在手。当我在业余体育联盟的球场上击败那些球技较差的孩子时,他总会疯狂地庆祝。我炫耀着自己的持球技术,胯下运球,背后运球,快攻,闪电式过人——很多教练会因为这些东西让你坐冷板凳——而一旁的父亲给我加油打气的声音要比球场里的任何人都大。父亲的性格就是那样,他特别爱看我打球。

我们过去总是一起看比赛。作为一名费城孩子,我一直是76人的球迷。父亲总是让我学习另外一个费城男孩,Kobe Bryant。我喜欢和父亲坐在一起观看Kobe的比赛,欣赏着他比赛的节奏和风格。对于我们来说,看Kobe的比赛就像欣赏博物馆里的一幅美丽的油画。

随着我对篮球认识的加深,父亲也对我更加严格。当我是个孩子的时候,父亲所有的希望就是让我感到欢乐。他知道以后有很多时间对我进行严格的执教。他希望我首先要爱上篮球这项运动,其后才是真正地学会它。对篮球的热爱是他给予我的众多东西之一。当我长大后面临选择大学时,他给了我很多建议。父亲从不给我施加任何压力,他对此更多表示的是庆祝。父亲给我的感觉就像,在我俩的共同努力后,我收到了众多优秀大学的邀请,这是一件多幺幸运的事情啊。

家里的人一致同意我选择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当我和我的父母走在校园里时,他俩都非常开心。在就读大学期间,父亲到现场观看了我大部分的比赛。我总是会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他想告诉我什幺。

即便不能到现场观看我的比赛,他也一直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们会一直透过简讯交流沟通,他会给我建议,或者当觉得我需要时,他会试图给我加油打气。

当我在2009年随队获得全国冠军时,他就在现场。事实上,我对那晚记忆最深的是获得胜利后,场馆綵带纷飞,我望着远处的观众席,突然发现他和我的母亲还有我的妹妹正掩面哭泣。他们看上去比我还要激动。

当然,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在选秀大会上被选中的那个夜晚。那晚对我是一个特殊的时刻,我觉得那是我和父亲一起努力获得的回报。多年以后,当我回忆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联盟总裁是在喊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我仍然记得父亲当时有多幺骄傲,他将双手高高举向天空,疯狂地吶喊着。他为我感到如此地高兴。

湖人夺首胜他却遭遇丧父之痛,如今他用爱照亮世界

进入联盟后,我需要飞到各个地方打客场比赛,但他仍然会在赛前联繫我,给我打气。这成为我赛前固定的一部分,用简讯和他聊天。无论我在哪里,他都会在那等我。

当我加盟湖人后,他兴奋极了。我的意思是,我将和Kobe一起打球。你能想像出那个画面吗?

去年在洛杉矶,我们和黄蜂打了场比赛。我通常在比赛前有一套固定的流程,但不知怎幺的,我那天决定不按之前的顺序做準备。在赛前小憩前,我决定出去散散步,而我在之前从没有做过。我不知道那天是什幺东西在牵引着我,我小憩完醒来后,依旧看到他对我发的简讯。在此之前,我们队在那赛季还没有赢下一场比赛,他对我说:「你们今天将获得第一场胜利。」

接着,又发来一条,「去比赛吧。」

我们做到了,我们最终获得了那场比赛的胜利,我还记得当时心里有多开心。后来在更衣室,每个人都兴奋不已。我淋浴完后和队友欢笑着,接着向下瞄了一眼我的手机,我注意到有一大堆未接电话。全是我妹妹和我母亲打的。我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幺不好的事情,因为她们一般不会在比赛期间给我打电话。当我拿起电话时,是我当时的未婚妻打过来,她不断哭泣。我问她出了什幺事吗,我想可能是她家里有人出了什幺事。我完全不懂她在讲什幺,她只是一直在说,「我需要告诉你件事,你快从更衣室出来。」那时,我真的感到害怕了。

当我看到站在更衣室外的她时,她正在不停地抽泣。

「有人中枪了。」

泪水不停地从他双颊流过。

「谁?谁中枪了?谁?」

她看着我,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是你爸爸。」

我瞬间感到心在颤抖。

「你说什幺?他哪里中枪了?」

「他的头」

当她说出那句话时,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

如果父亲仍活着的话,那将是她首先告诉我的事情。父亲去世了,当时他正坐在车内,一个人走了过来并朝着他的头部连开两枪。不知道任何动机,完全没道理。当得知那个消息后,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一瞬间瘫倒在地,头脑里想着很多事情。

湖人夺首胜他却遭遇丧父之痛,如今他用爱照亮世界

一瞬间失去父母会让你很快成长起来。突然间,你得被迫用一个略微不同的方式去审视世界。从此以后,你将失去一个你能真正依赖和信任的人。你将不再认为所有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你开始反思过去一起度过的时光。所有的事情,无论好坏,都会浮现在你的眼前。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你将明白过去与你所爱的人的记忆是有多幺的珍贵。

在得知此事后,湖人队做了一切他们能做的事来缓解我的痛苦。他们允许我无限期离队,好让我回到费城处理后世并陪在家人身旁。下葬时,我们都待在一起。葬礼本身非常不可思议,很多人到场安慰我们。连A.C.Green也在仪式上说了一些话。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太多,但与此同时,葬礼让我感到无比悲伤。直到所有人都离去——只剩下你和你的至亲——真正的痛苦开始了。

过了几天不知所措的日子后,我意识到自己需要恢复到正常状态。远离篮球只会让日子变得更加艰难,比赛是我避难的港湾。当你在场上不停地投篮时,你会忘记所有事情。我联繫了Mitch Kupchak和Byron Scott,告诉他们我想归队。他们告诉我,如果我愿意,他们会支持我。

我知道父亲肯定希望我重返赛场。我总是感觉我是为我们两个人而在场上战斗,身兼两个人的梦想。而今天,我依旧感觉到当我在场上时是我离他最近的时刻,因为我知道他在看我的比赛。他总是那样。

我有时仍会感到难过,当觉得自己孤独时,我就会和他聊聊天。我开始翻看之前我和他聊天时的简讯,读着那些他提醒我的话和他告诉我的一些人生哲理。正是这些话,成就了现在的我。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意识到父亲通过我仍活在这个世上。我意识到我自己的一部分明显是从他那里继承下来的,不仅仅是身体素质,儘管这也多亏他。还有我走路时的动作,我们俩步幅一致。或者是我坐着时候的姿态,还有一些习惯也一模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那种感觉愈发强烈。我的声音越来越像他。有时我和我妹妹打电话,她们听到我的声音后会惊住。但我有点喜欢这种感觉。我非常珍惜自己身上从他那儿遗传的东西。

湖人夺首胜他却遭遇丧父之痛,如今他用爱照亮世界

我现在的主要焦点之一就是确保更多的家庭免受我这样的灾难,这就是我对父亲表达敬意的方式。

去年夏天,我前往芝加哥参加一项公益比赛。比赛的目的就是聚集起周围社羣中遭受枪支暴力的青少年们来参加篮球比赛,通过将孩子们聚集在一起,让他们知道彼此间有很多共同点。他们应该成为兄弟,而非敌人。

真的,我非常理解这些孩子。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他们不知道自己此刻的举动会对他们的未来以及对别人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糟糕处境只是暂时的。他们无法从中逃离。

我正计划在今年秋天将这一公益比赛带到费城,我希望那里的孩子们能看到未来。我想鼓励他们,让他们找到生活的目标。我的父亲一直是我人生中重要的引路人,他激励我找到梦想。他发现了我的潜力,让我相信自己能战胜一切困难。也许,我能将这些传授给其他需要的孩子。

也许,能帮助那些孩子逃离困境,而他们只需要别人的一句指点——他们梦想并不太大。也许,我能让他们避免犯一个严重的错误。这就是我所有的期盼。

有一天,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我想告诉他们我父亲的故事。我会给他们讲他曾是我小时候的教练,还有他会为他们开始打篮球而感到多幺高兴。我会教他们如何才能像Kobe一样进行后仰投篮,我会告诉他们我父亲是有多幺爱他们,还有他的爱是如何通过我存在于这个世上的。

将我父亲从我身边永远夺走是愚蠢的行为。这件事让我瞬间感到心碎,伤痛永远无法真正地痊癒。但当我沮丧时,我会想起父亲不想让我悲伤或者愤怒。他就在那里,从天堂上骄傲地看着我。他不想让我为了他而整日无所事事。所以,为了真正地怀念他,我将从困境中努力找到正能量。我将成为改变这一糟糕情况的一份子。

我要去比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