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父母施压‧曾想放弃学业‧7A生看偶像剧减压

2020-07-31 作者: 围观:532 17 评论
聋哑父母施压‧曾想放弃学业‧7A生看偶像剧减压(吉打‧亚罗士打报‧独家报导:黄秀湘)在聋哑父母的照料下成长的12岁女童张凌萍,不负众望在小六评估考试考获佳绩后披露,她平日是靠阅读偶像杂誌和追看偶像剧来减压。虽然来自安南武吉爱马园的张凌萍成长于无声家庭,但其聋哑父母却比一般家庭的父母更注重子女的学业,父母多年来施加的沉重压力,曾让凌萍透不过气来,更一度想放弃学业。所幸性格开朗的她,懂得纾解压力,每天挪出半小时至一小时阅读自己喜爱的偶像杂誌和观看偶像剧。张凌萍接受《》访问时表示,每天的时间实在不够用,因为三分之二的时间已用在上课和温习功课,除了睡觉,只剩下一点点时间给她阅读娱乐刊物或观赏偶像剧。三分二时间温习功课“如果一天能多出5个小时就好,我就可尽情的阅读娱乐刊物,或有更多的时间让自己放鬆。”来自小康之家的张凌萍,是南安武吉循然华小生,她在今年小六评估考试中取得7科A,让大家看到了不平凡的家庭也能培育出优秀女儿。张凌萍父亲张奕康(34岁,建筑工人)及母亲李玉玲(37岁,在太子路卖汉堡包的小贩)皆是先天性聋哑人士,而凌萍与两名妹妹则是正常人,大妹张慧莹(10岁)也是循然华小四年级的优秀生,以及幼妹张嫣庭(5岁)就读幼儿园。张凌萍指出,由于父母亲无法正常督促及替她温习功课,她就读小学一年级时,双亲就安排她补习。之后,由于补习时间安排得太匆促,学校功课及课外活动繁忙,她获得家人允许,在五年级停止补习。她说,她在六年级重新补习,但学校功课繁忙,并认为学校老师的教导已充足,因此,她仅补习3个月就暂停。她透露,她曾在準备小六评估考试时,一度因压力太大而打算放弃,所幸她在短时间内成功整理好思绪,为了家人和她的未来,以及不愿就此放弃过去的努力,她重新振作向前迈进。睡前背作文要点张凌萍指出,升上六年级后,她自己製作时间表,每天按照时间表温习功课和每晚10时準时睡觉。由于国文和华文作文较弱,她规定每晚睡觉前必须各背一篇作文的要点。她形容自己在六年级的生涯加倍压力,每天过着又惊又喜的学习生涯,倘若她不按照时间表温习功课,睡眠时间会减少。“我原本安排1小时观赏电视节目,一旦我耗费2小时观看,那幺我必须延迟做学校作业及温习功课的时间,自然会影响我的睡眠时间。我每天必须耗费最少1时温习功课。我自我限制力非常强,否则全部辛苦就会前功尽废。”活跃课外活动张凌萍不仅拥有优秀成绩,也活跃于课外活动,即24节令鼓及学生警卫团。她每天从早上7时30分上课到下午4时,每週一次进行2小时的24节令鼓练习。另外,在一些时刻,倘若她觉得自己时间上还有点空档,她则会到汉堡包档口协助母亲和顾客沟通和写点单等。她表示,她在五年级开始定下考获全科A目标,而她积极和不容易放弃的精神,成了努力的座右铭。听教育光碟学唱歌张凌萍披露,当父亲知道她拥有说话能力后,他就想到以光碟教学的方式让她学习讲话。“我还记得爸爸当时买很多儿童歌唱及教育光碟,每天播放给我学习唱歌和阅读,进而让我对唱歌产生兴趣。”她说,当她学会基本的国文后,母亲就教她一些基本手语,后来妹妹出世后,她就代替父母教导妹妹说话和手语。3姐妹背负双亲希望张凌萍透露,由于聋哑人士在教育路途上面对一些侷限,因而只受到中五程度的双亲,把一切希望都寄託在孩子身上。“他们无法获得条件更好的工作,因此他们体会到文凭及学业足于影响一个人的前途,而把一切精神寄託在我们三姊妹身上。”她表示,虽然父母是聋哑人士,但他们比一般家长更注重孩子的学业,无形中给她们压力,让她们感觉透不过气。“但父母有时候会体恤我们的辛苦,常会带一家人去逛街和吃大餐,享受天伦之乐。”她说,儘管父亲的工作收入不稳定,却不吝啬子女的课业必需品,包括购买电脑、每名女儿拥有一张书桌,以及购买各类字典等。成绩滑落父用手语痛骂张凌萍说,父亲对她考试分数及班上排名非常敏感,一旦成绩滑落,父亲会用手语“骂”她。她每年班级排名是在3名之内,除了一年级考获第4名。父母盼续报读华文“犹记得在我四年级第一学期第一次考试中,科学考取44分,也是我首次考到那幺差成绩,当我呈上成绩单给爸爸时,爸爸看过后大发雷霆,通过手语把我痛骂一顿,后来爸爸安排我去补习科学。”张凌萍透露,双亲将一切希望寄託在她身上,让她曾一度萌起放弃念头,尤其小六评估考试越迫近,放弃念头就越来越大。她表示,每次她有心事或学校发生趣事,都会向妹妹张慧莹倾诉或分享。她希望能进入吉华国中或阿斯玛女中就读,父母则希望她能升入吉华国中。因为父母认为华裔必须进入国民型中学,继续报读华文。看偶像杂誌学创作张凌萍从阅读偶像杂誌中寻找创作灵感,开始时是学习修改歌词,之后则逐渐学会创作,这也是减压方法之一。她像一般少女,沉迷阅读偶像杂誌及观看偶像剧,但很多家长把这些视为不良嗜好,但张凌萍的父亲却不阻止女儿,相反的,每次她要求买偶像杂誌及偶像戏剧,父亲从来不让女儿失望。同时,张凌萍考获全A成绩时,只要求父亲赠送偶像杂誌。她透露,小时候曾梦想当歌星,长大后她自认歌声不悦耳而放弃梦想,现在则希望当一名皮肤专科。盼当皮肤科医生“我的皮肤敏感,加上本地很少皮肤专科,所以才想当一名皮肤医生。不过,爸爸要我当医生,妈妈却认为医生是属于危险职业。”受访中,父亲张奕康以手语向记者打趣的表示,虽然他希望女儿能当医生,不过他总觉得女儿将来只能当教师。3岁进幼儿园学讲话张凌萍三姊妹与父母及公公居住在安南武吉的爱马园廉价屋,父母和公公是聋哑人士,长辈无法教导女儿说话,因此张凌萍在3岁那年,母亲将她送入附近幼儿园接受启蒙教育,以及接触人群。张凌萍的幼儿园老师陈碧心接受访问说,记得当年,凌萍的母亲在邻居陪同下前来幼儿园报名时,当时凌萍邻居转述指凌萍全家都是聋哑,希望老师能教导她说话和读书。初入学不肯说话她说,当时,凌萍非常巧乖和不哭闹,但不肯开口说话,只会点头和摇头,经过老师教导后,她渐渐会说话,并很快与小朋友相处融洽。她表示,凌萍的学习和吸收能力强,老师没有特别教导她,她每次的考试成绩都是90分以上。她认为,凌萍和慧莹从小成绩优秀和开朗,除了靠本身的努力,其父母亲给女儿充足爱心和温暖,使她们有今日的成就。‧独家报导:黄秀湘‧2009.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