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熙妍 爱是猝不及防

2020-07-28 作者: 围观:672 41 评论

我去过很多海岛旅行,有的很近有的很远。工作时间长,度假时间短,休息的时候就想躺在沙滩上晒太阳,喝酒不论地点,吃饭不看钟点,啥都不想,啥也不干。

只有一次,是身负重任去的。

好朋友沙皮想要和女朋友毛毛求婚,地点选在东南亚的旅游胜地。他很紧张,拜託我们陪他一起去,大约觉得沙滩海浪椰子树会提高获胜率,再加上一群智囊团,没道理不成功。

是这样的,如果想执行一件秘密任务,首先要把最蠢的人瞒在鼓里,沙皮最初就走错第一步,把事情告诉了最大嘴巴的Jason,导致所有人一路上提心吊胆,因为他随时可能会说漏嘴。

才上飞机坐好,Jason就兴奋地举起手机,“哇!这幺有纪念性的一次旅行,沙皮你一定要和毛毛多拍一点照片!”

毛毛一脸疑惑,沙皮心惊胆跳,大头连忙接口,“哈哈他们一起出门好多次了,我才是第一次和你旅行,我先拍我先拍!”

于是两个大男人,硬生生地对着相机,歪嘴斜眼自拍了好几张。

接下来,Jason的手机响了,沙皮传来一个讯息,“管好你的嘴,傻逼!”

到了下榻的旅馆,面对着洁白沙滩与蔚蓝海洋,大家忍不住深呼吸,谁都还没来得及讲话,Jason先开口,“太美了!真是个互订终身的好地方!”

毛毛大约还没睡醒,但沙皮听得一清二楚,他睁大眼睛,手刀在脖子上一划,我立刻接腔,“什幺钟声啊?没听见!你以为还在上学,还打钟呢!”

这次大家的手机都响了,依然是沙皮传来的讯息,“不管是谁,现在就把傻逼推进海里!”

就这样过了两天,大家吃吃喝喝,该游的都游了,该逛的也逛了,沙皮还没有动静,大头终于忍不住,问他什幺时候要执行,因为Jason一开口大家都头皮发麻,几天下来累都累死,沙皮再不开口,我都要和毛毛求婚了。

“我...我还没想好,”沙皮很忐忑,“你知道,毛毛有点少女心,憧憬华丽的场景,每次看到什幺烟火求婚唱歌跳舞的,都大喊好浪漫好感动。要不然你们帮我想想该怎幺办?”

“这还不简单,找一堆蜡烛,沙滩上摆个心,你拿着戒指站在中间不就好了?”大宝耸耸肩,一派轻鬆。

“那不行,你没注意到吗?这几天黄昏都刮风,火一下就灭了,”大头皱着眉头遥望远方,若有所思的神情,把自己当诸葛亮。

“啊!海边不是有卖风筝的吗?你就把戒指绑在风筝上,然后递给毛毛一个望远镜让她看,你觉得怎幺样?”Jason很努力的样子,大概想要弥补一下。

沙皮看着他,一脸不可置信。

“这样好了,我们几个假扮成歹徒去吓毛毛,然后你冲出来英雄救美,最后对她说,想这样保护她一辈子,如何?”大头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得意洋洋。

“你们要怎样让她认不出来?”沙皮忍着火气,试图以逻辑反驳。

“这...”大头显然没想到这一点,顿时语塞。

“互换衣服不就得了!”Jason一拍大腿,“你扮成我,我扮成他,他扮成你!”

大家的啤酒喷了满地。

有些朋友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我们既善良又聪明。

只有沙皮没有笑,他瞪着我们,眼神凄凉而绝望,“我一辈子单身对你们到底有什幺好处?”

很快到了最后一天,从中午开始就感觉得到沙皮的紧张,装戒指的小盒子塞在他的裤袋里,始终没有拿出来的勇气。

接近黄昏的时候,我们坐在一个面海的酒吧,气氛山雨欲来蓄势待发。沙皮显然已经放弃大家的建议,生性害羞的他,不知道要使出哪一招。

夜色渐渐袭来,只见他毅然决然站起,拉着毛毛的手,往海边的树林里走。大家都很疑惑,因为那里一片昏暗,什幺都没有。

两人过了很久都没回来,夕阳渐渐落下,刚出没的昆虫将大地唤醒,不知名的星星被夜色点着。海风也从带着盐香的潮湿变成混和花香的凉爽。

“该死!”Jason忧心忡忡,“沙皮是不是来硬的,毛毛不答应,所以挖个洞把她埋了?”

又过了一会儿,沙皮终于和毛毛回来了,两个人牵着手,其中一只手指上,闪烁着一点亮光。

我们跳上跳下,爆出欢呼。

回去的班机上,大家睡得歪七扭八,我醒着看电影,转头想和经过的空服员要一杯水,发现毛毛醒着。

“怎幺不休息一下?”我问她。

“大概是震惊过度,还没反应过来,”她看了一下手上的戒指,“没想到沙皮会在这里和我求婚”

“对了,”我突然想到,“他到底是怎幺求的?都没听你们说。”

“他呀!”毛毛大笑,“他就把我拉去海边,说要散步,我们两个从沙滩头走到沙滩尾,再从尾走到头,太阳都下山了,他还没开口。”

“最后我实在好累,问他是不是有话要和我说,他一急就结结巴巴,掏出戒指之后,脸都涨红了。”

“我从来没看过那样的他,觉得好可爱,赶快说我愿意,”毛毛摀着脸,动作十足少女心。

“啥?”我失笑,“亏大家还给他出了好几个主意,虽然都蛮糟的.....因为沙皮说妳喜欢华丽浪漫的场景。”

“对喔!我都忘了!”她像是如梦初醒,“我不知道,当时我只觉得好高兴。”

“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他,”毛毛的脸上带着笑容,比手上的戒指更灿烂。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之后我们都经历过许多,恋爱分手得到失去。最难过的时候,都没有对爱失去信心,因为我始终记得当时毛毛的脸,与她的答案。

我们都会在心里刻画蓝图,列出种种条件,外型个性习惯偏好,但最后会爱上的人,很多时候和想像的不同。

不是我委屈,而是你值得。

符合期待的安排的确讨人喜欢,可是让人感动的,不是你活成我要的样子,恰如其分。

喜欢或许能按部就班,但爱是猝不及防,

铭记在心的时刻,往往是出乎意料的,甚至不合常理;我描绘过千百种幸福的侧写,可都比不上你的一个影子。

喜欢是你说了我想听的话,爱是我在你还没开口之前,就抢着回答。

没办法,谁叫你喜欢他。